你爱我,与我何干?

春节期间休息在家陪父母,今天又是姑姑生日,于是按照传统要去她家聚会,这几乎是每年的惯例。饭桌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大伯表达了一下他对我们这一代人的看法,大概的意思就是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人际关系的处理比较差劲,比如跟亲戚之间有隔阂,堂兄弟之间也不爱多联系;比如对待爱情也不成熟,处理不好夫妻男女朋友之间的关系。总之,在他眼中,我们这一代人就是比较矫情。由于之前他也一直好奇我为什么总不爱说话,所以我决定在这一话题上代表我们这“一代人”表示一下我的看法。我不知道我的答案是不是能代表我们这一代人,我说的是:“关你屁事?”

结果呢?自然是大伯大怒,当场怒斥我不礼貌。我呢?当然是立即承认错误,之后继续不说话,然后听大伯和我父亲以及其它亲戚结成同盟批评我:“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等等等等大家可以自行补脑的话。

春节对于我来说,从小到大就是这样的纠结的一个节。在这样的喜庆日子里,亲友团聚的时刻却总是让我感觉到无地自处,全身都不适应。每年,都会经历这样一轮节日的洗礼,这种洗礼的结果就是,你总是在不断的反省是不是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需要改正什么地方?因为按照他们的说法,由于我们的各种不“正常”,我们早该在这个社会上被淘汰掉了,我们早该没有任何生存能力养活自己而回家继续啃老了。不过我是如此幸运,社会是如此宽容,我还能养的活自己。但是事实是这样么,该反省的真的是我们么?

看看日历恰逢今天又是情人节,所以觉得很适合讨论一个话题,就是爱情。其实爱情是我们国家传统文化中的最核心的内容,儒家倡导的最核心的思想就是仁。仁的意思就是“仁者爱人”,就是说白了就是要爱别人的意思。仁字也设计的很形象,二人世界。于是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所倡导的很多关系都是这种二人世界的演化版,比如:孝、忠、悌。仔细分析一下,中国人所有的关系似乎都只是二人世界,而自己的独立生活空间往往是没有的。就比如什么是孝?顺者为孝。就是一切按照老人的想法做就是顺,于是就做到了孝。就比如我,由于怕说实话伤害了长辈的感情而不孝,所以就不说话。于是人家觉得你是不是有心事?有什么难处?让人操心了,我就又是不孝。我说了实话,于是就是不礼貌,不注意讲话,又是不孝。当然我也可以选择说假话,赞成大伯的说法,说我们这代人就是矫情,就是处理不好各种关系,那我是不是也太让他们不省心了?先不说我自己是不是能接受这种自我摧残,即便说了承认了自己不省心这样的话骗他们是不是也是不孝?

分析这样的问题,我有一个笨办法,就是看看我能选择的所有情况是不是都是错误答案,如果是,那就说明是题出错了。这明显就是题出错了。那么究竟错在哪里?我爱你,错了么?

对于爱,曾经最喜欢张爱玲的一句话:我爱你,与你无关。曾经我认为这是最健康的爱的方式。但是我从没有仔细想过这句话也可以用在亲情的爱上。中国人对于爱,有着太多的憧憬。这种憧憬实际上更多的是对回报的憧憬。中国人对爱的隐含意思是:既然我这么爱你,你就应该以我觉得合适的方式和量级来回报给我。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你不爱我。

我想这就是这个社会中绝大多数人对爱的逻辑。于是才有了逼婚,才有了结婚后逼生孩子。有多少人连自己的结婚日期都不是自己定的,而是按照父母的时间表由父母进行安排,搞得自己都搞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结婚?甚至有的父母连你考什么大学,报什么专业都帮你确定好了的?更有甚者,父母从小就开始培养孩子的某一个技能,以便让孩子长大以后就从事相关工作。在他们眼里,孩子已经不是孩子了,只是他们实现自己梦想的工具而已。他们以爱的名义不同程度的侵入了孩子的私人空间,并美其名曰,我爱你!搞得你无论怎么选都是错的,因为你不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这不是你的人生,这是他们的人生。

说到这里,有些不近人情了。父母可能真的并不觉得这是子女的私事,他们也真的觉得这是爱你。并且会觉得我们不养儿不知父母恩,等你养了孩子你就知道了。我确实还没养孩子,我也确实可能不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关于这一点,我想我更赞同胡适的看法,在胡适答汪长禄的信中他这样写道:

““父母于子无恩”的话,从王充、孔融以来,也很久了。从前有人说我曾提倡这话,我实在不能承认。直到今年我自己生了一个儿子,我才想到这个问题上去。我想这个孩子自己并不曾自由主张要生在我家,我们做父母的不曾得他的同意,就糊里糊涂的给了他一条生命。况且我们也并不曾有意送给他这条生命。我们既无意,如何能居功?如何能自以为有恩于他?他既无意求生,我们生了他,我们对他只有抱歉,更不能“市恩”了。我们糊里糊涂的替社会上添了一个人,这个人将来一生的苦乐祸福,这个人将来在社会上的功罪,我们应该负一部分的责任。说得偏激一点,我们生一个儿子,就好比替他种下了祸根,又替社会种下了祸根。他也许养成坏习惯,做一个短命浪子;他也许更堕落下去,做一个军阀派的走狗。所以我们“教他养他”,只是我们自己减轻罪过的法子,只是我们种下祸根之后自己补过弥缝的法子。这可以说是恩典吗?

所说的,是从做父母的一方面设想的,是从我下人对于我自己的儿子设想的,所以我的题目是“我的儿子”。我的意思是要我这个儿子晓得我对他只有抱歉,决不居功,决不市恩。至于我的儿子将来怎样待我,那是他自己的事。我决不期望他报答我的恩,因为我已宣言无恩于他。”

等我有了孩子之后,我将要以这样的心情教他养他。也做一个像张爱玲、胡适那样有着自由主义爱情观的人。

也许我们这一代的人的责任就是,承接好上一代对我们“无微不至”的爱,并把自由主义爱情观通过行动传递给下一代,让他们有独立的人格和生活空间。

那么今天,请允许我说:你爱我,与我何干?

《你爱我,与我何干?》有7个想法

  1. 作者说的很好,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和我的想法是相同的,父母对于孩子的生养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没有必要非要挂上恩德之类的。孩子后面的生活更多还是要他自己做主。

  2. 本来是看IO调度的,结果看到了这篇文章。我一直认为世界是个大轮回,父母爱我,我爱子女,爷奶爱父母。他们对我们的爱并不能要求我们偿还什么,类似于一个还债的过程。‘也许我们这一代的人的责任就是,承接好上一代对我们“无微不至”的爱,并把自由主义爱情观通过行动传递给下一代,让他们有独立的人格和生活空间。’

  3. 我认为 孩子是我们为了族群繁衍下去而承担的一部分责任而已.
    因此
    1 我们必须把孩子养大 养到18岁成人
    2 我们必须把孩子身体给养成强壮的.
    3 我们必须传授社会必要的知识 ( 这部分学校承担起来了), 因此在经济能力前提下,在孩子学习能力前提下,他能读到什么程度就支持到什么程度.
    4 我们必须教会孩子的独立生活技能. 比如 洗衣做饭,购物,家务. 四肢不勤,空读圣贤书是不行的.
    5 教会孩子控制自己的情绪
    6 教会孩子懂得社会的规则. 主要是对冲学校的理想式教育.
    7 在孩子不同年级阶段,给不同的自由,在孩子遇到困难的时候给予鼓励.

  4. 大家都知道,张爱玲是著名的电影明星,在她的生活中出现过成千上万的追求者,她玩玩小脾气理所当然地说:“你爱我,于我何干”这是因为她有资本才这样说,
    而我们这群普普通通的人有很少的机会能得到别人的爱,大明星的座佑铭完全不适合我们的个人情况,要珍惜每一颗爱我的,这才是充满了信心的正能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