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一定要“咬文嚼字”

咬文嚼字,是一个成语,含贬义,用来形容过分地斟酌字句。多指死扣字眼而不注意精神实质。当然它还有一个近义词,叫做字斟句酌。当然,对比一下就会发现,字斟句酌就并不含贬义。好吧好吧,我又开始咬文嚼字了。

事情的起因是昨天跟一个同事讨论问题(实际上是我在理解他的需求)的时候,同事问我为什么这么咬文嚼字呢?关于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先从另一个故事说起:

《吕氏春秋》里有一段,讲孔子周游列国,曾因兵荒马乱,旅途困顿,三餐以野菜果腹,大家已七日没吃下一粒米饭。

一天,颜回好不容易要到了一些白米煮饭,饭快煮熟时,孔子看到颜回掀起锅盖,抓些白饭往嘴里塞,孔子当时装作没看见,也不去责问。

饭煮好后,颜回请孔子进食,孔子假装若有所思地说:我刚才梦到祖先来找我,我想把干净还没人吃过的米饭,先拿来祭祖先吧!

颜回顿时慌张起来说:不可以的,这锅饭我已先吃一口了,不可以祭祖先了。

孔子问:为什么?

颜回涨红脸,嗫嗫地说:刚才在煮饭时,不小心掉了些染灰在锅里,染灰的白饭丢了太可惜,只好抓起来先吃了,我不是故意把饭吃了。

孔子听了,恍然大悟,对自己的观察错误,反而愧疚,抱歉地说:我平常对颜回已最信任,但仍然还会怀疑他,可见我们内心是最难确定稳定的。弟子们大家记下这件事,要了解一个人,还真是不容易啊!

针对这个故事,原文的评论是这样说的:

“所谓知人难,相知相惜更难。逢事必从上下、左右、前后各个角度来认识辨知,我们主观的了解观察,只是真相的千分之一,单一角度判断,是不能达到全方位的观照的!

当你要对一个人下结论的时候,想想:真的你所看到的才是事实吗?还是你只从一个面,一个点,去观察一个人呢?

大多数的人根本不了解对方的立场与困难的时候,就已经给了对方下评语了,更何况是在有利益冲突下的场合。

现今的人们拥有高学历高知识,却往往过度仰赖高知识,而忘了让自己在智慧上成长。很多事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要客观地跳出成见,才有机会接近真相。连孔圣人也会对自己最信任的弟子起疑心,更何况我们呢?

我们是不是也常常因为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对他人产生了某种印象,从而为他人打上某种标签呢?孔圣人可以当下就用智慧,轻易了解真相,消除误会,可是我们呢?

有多少人,因为自己的亲眼所见,尤其是亲密关系里,从此耿耿于怀,甚至怀恨在心……可悲的是,到死都不知道,其实是自己看错了

两个人交流时,其实是六个人在交流:你以为的你,你以为的他,真正的你;他以为的他,他以为的你,真正的他。你想,这里边会有多少误会,会有多少误解?你总在和你以为的他交流,你知道真正的他的想法吗?”

当然,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心灵鸡汤文,写的是一些比较典型的“真理”型感悟。但是其背后透露出来的信息确实值得分析的。我们真的要像原文评论说的那样要在“智慧上成长”,“客观地跳出成见,才有机会接近真相”么?如果真的去“逢事必从上下、左右、前后各个角度来认识辨知”,先不谈我们要付出多大的成本,等你成功的接近了真相,你能接受么?还拿原文的例子说,颜回可能确实是因为灰把米饭弄脏了而先吃了几口,这可能只是原因之一,但是更主要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他饿么?如果不饿为啥不能把脏的丢掉?至于孔子更是个心机婊好吧!你家颜徒弟这么忠心耿耿的人,在你眼里连先吃口米饭的权利都没有,还要拐着弯的试探人家,这种人我就不明白为啥我国人竟会把他当作圣人?估计是他心眼太多,而这正符合了我国人的传统文化。

扯远了,说回来。我比较认同的是最后一段的说明:看上去的两个人的沟通,实际上是六个人的沟通。你以为的你,他以为的你和真实的你在跟你以为的他、他以为的他和真实的他在沟通。

人和人的协作其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信息不对等会产生很多猜忌、疑惑、瞧不起、看不上、嫉妒等等会影响协作的情绪,所谓的人心隔肚皮呀!所以资本主义很聪明的发明了契约这一约束条件。所有的沟通、合作、服务都可以通过一份文件的发布而达成协议,成为契约。大家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咬文嚼字,或者叫做字斟句酌。无论多少人的合作,大家只要在词语所表达的概念上达到一致,相互之间明白对方是用某个词语的时候其含义是什么,并把它确定下来,就可以形成一致。否则,就不能形成一致,英文中表达没有形成一致的词语更加直接,叫做not on the same page,咱俩压根没翻到同一页上。

有了契约,所有的协作都可以用服务化(SLA)的方式提供给别人,而理解别人和让别人理解自己变得在协作中不再那么重要。于是整个现代文明都建立在契约这个基石之上。互联网文化更是如此:所有通信都要有协议,所有服务都应以API(应用程序接口)的方式形成标准,所有合作都要在细节点上达成一致,形成契约,才能判断结果。这正是我国传统文化所缺少的,所以在我看来,梁山好汉、唐僧师徒都不是好的团队。他们一盘散沙似的基于信任领会精神而非契约形式的管理,能成功只是小概率事件。

日常工作中我们会见到无数人与人之使用的名词和其背后的含义并不一致的情况,就拿我从事的云计算行业来说,当有人说云计算的时候,一些人认为亚马逊的aws是云计算,另一些人则认为百度网盘是云计算。这还只是比较浅显的概念。当说到Linux时,有人认为说的是操作系统,而另一些人认为说的是个内核(kernel)。当有人说他想要个IAAS时,实际上他想要的是个PAAS,当他说想要的是个PAAS时,实际上他描述的功能则更像个SAAS。虚拟化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容器是不是虚拟化技术?docker是不是一种容器?虚拟化技术到底好处在哪里?这些在技术上有着明确定义的概念,却成了“工程师”眼中的哈姆雷特,一百个人眼里可能有两百个样子。你别觉得我是在开玩笑,一百个人眼里怎么可能有两百个样子?因为有一部分“客户”自己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所说的名词倒是是什么意思,等工程师把他自己的理解的东西拿出来展示给“客户”之后,客户突然发现这不是他要的。其实根据上面两个人沟通实际上是六个人沟通的场景来看,一百个人眼里有两百个样子的“哈姆雷特”还真是算是幸运的情况了。

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不去咬文嚼字的合作么?当然有,当你和你身边的同事共事了多年,你们已经建立了基本一致的三观外加“技术观”,或者你们能充分明白对方观念里的某一个概念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那么你们的团队就应该不太需要咬文嚼字似的管理和协作了。到那时候,领会精神才是有效概念。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唐僧团队打磨了多年才能取得真经,梁山好汉即使打磨了多年,最后还是很多人不能理解松江为什么非要招安。

著名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的名言是:管理是把事做对,而领导力则是做对的事(Management is doing things right; leadership is doing the right things.)。细究管理学的书籍的话,你会发现几乎任何一本都在告诉你,当别人交给你任务时你要问:为什么?什么时候?这还只是简单的提醒,更加标准的方式是至少要问清楚以下这7个问题:谁(who)?什么(what)?为什么(why)?何时(when)?在哪(where)?如何(how)?多少(how much)?如果交代事情的人没告诉我们这些,那么我们就要问清楚,以保证我们能把事情做对!如果交代事情的人描述事情的时候使用了一些名词,那么我更加建议大家去问清楚这些名词要表达的意思是不是你理解的意思?即使这些名词好像是大家都知道的。否则辞典为什么这么有用?

于是我们再回到同事跟我讨论问题(我试图理解他的需求)的场景,还有人会认为我咬文嚼字是多余的么?

《我为什么一定要“咬文嚼字”》有5个想法

  1. 看了您的这篇文章,很受益,非常感谢。
    ————-
    倒数第四段中:“因为有一部分‘客户’自己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所说的名词倒是是什么意思…..”,其中的“倒是是”应该为“倒底是”,对吗?

  2. 很多时候,懂业务的不懂技术,懂技术的不能理解业务,中间缺一层,就导致开发快完成了客户发现哲不是我要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